无错小说网 乐文小说网 二九书屋 二九书屋 新顶点小说 樱花动漫 西瓜影院 酷客影视 4480yy私人影院 星辰影院 80s电影网 影视大全 神马影院 樱花动漫 樱花动漫 电影天堂 神马影院我不卡 被窝电影 韩剧电影网 影视大全 燃文小说网 8090影视 海棠书屋 奇奇影院 电影天堂 趣书网 草民电影网 奇书网 顶点小说网 电影网 四虎影视 达达兔影视 达达兔影视 韩剧网 海棠书屋 草民电影网 秋霞影视 全能影视 动漫网 555影视 秋霞伦理电影网 奇米影视 起点小说网
酷客影院 被窝电影 天堂网 韩剧tv 美剧天堂 淘剧影院 韩剧网 天天美剧 草民电影网 海棠书屋 新笔趣阁 西瓜影视 久久小说网 风雨小说网 零点看书 天堂电影网 手机在线电影 笔下文学 笔下文学 九九电影网 天天美剧网 重庆美剧网 酷客影院 酷客影院 52影院 天天美剧 神马影院 新顶点小说 第七影院 88影视网 喝茶影视 韩剧热播网 88影视 纤纤影视 九九影视 农民影视 66影视 97影视 私人影视 十八书屋 天龙影视 今日影视 四海影视 789影视 58影视 木瓜影视 午夜影视 光棍影视 全能影视 淘剧影院 零点看书 淘剧影院 6090青苹果 人人影视 木瓜电影网 美剧天堂 无限小说网
69影视 草民影视 书旗小说 色色小说 悠久影视 醉拳影视 歪歪影视 芊芊影视 飞飞影视 汤姆影视 奇奇影视 蚂蚁影视 星星影视 丝袜小说 16影视 h小说 蜜桃影视 爱看影视 爱爱小说 90影视 段友影视 飞卢小说网 快看影视 御宅书屋 多多影视 天空影视 窝窝影视 0855影视 私人影视 青苹果影视 星空影视 天堂影视 天狼影视 潦草影视 玄天影视 被窝电影 泡泡影视 南瓜影视 天天影视 燃文小说 电影大全 全能影视 西瓜影视 啃书网 天堂网 电影天堂 光棍影视 电影大全 飘花电影网 逐浪小说网 木瓜电影网 木瓜电影网 笔趣阁小说 特片网 韩剧TV 厚德电影网 淘剧影院 嗨哟哟影院 星辰影院 秋霞影院 青苹果影院 特片网 奇热网 奇热网 电影大全 冬瓜影视 豆豆小说阅读网 影视天堂 草莓影视 abc影视 极速影视 凑点影视 小小影视 不卡影视 达达兔 柠檬影视 66影视 翁媳小说 77影视 淘剧影视 肉小说 月光影视 113影视 888影视 神马影视 私人小影院 4399高清电影韩国电影 520电影网 肉文小说 四虎影院 星辰影院 免费神马影院 艳情小说 辣文小说 光棍影视 爱看美剧网 策驰影院 乐可小说 乡村小说 星空影院 在线电影院 西瓜影院 飘花影院 八戒影院 原来神马影院 新顶点小说 神马电影网 久久小说网 策驰影视 西瓜影院 嫩草影院 高h小说 飞卢小说 青苹果影院 久久小说 閰峰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午夜剧场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v章
    19

    美国著名模特、时尚教主、国际影后萨拉曾说:“作为一名公众人物,你红毯礼服必须高端、奢华、富有品味,否则你很就会被视线锐利媒体所淘汰。”

    用裴真话来说,就是:“你必须要设计得高端洋气,别暴露你乡非本质。”

    他说这话时,目光正凉凉地扫着关晓然画稿,神态活像个对后宫佳丽挑三拣四老佛爷。关晓然愤怒起身,果断拉着自从了解常晴他们是来参加比赛、嘴巴就没合上红头发,到一旁友好交流去了。

    裴真低低地一嗤:“年轻人。”他袖手站一边,目光漠然地投向玻璃墙外,半晌声音凉嗖嗖地飘了过来:“别看我了,赶紧画你。你比她好不到哪去。”

    真是……

    跟只刺猬一样,一碰就炸毛。

    常晴默了一会,低眼对着稿纸陷入沉思。

    红毯礼服是明星脸面,必须要跟明星相貌、气质、身份契合。伊文捷琳五官艳丽深刻、气质近乎锋利寒沉,又曾拿下两届影后,设计肯定不能落入俗套,选用显得廉价花哨布料。

    所以,常晴看见她时,脑海里第一浮现颜色是黑色。

    但黑色又不是这么好掌控,时尚界已经有了一款永不过时经典小黑裙,之后人再运用黑色到裙装上,多少都会与小黑裙廓形相似。

    到底该从什么方面入手呢?

    常晴微微蹙眉。

    旁边目不斜视裴真开了金口:“既然没办法款式上创,那就从裁剪入手。”他抬起下巴,语气说不上是嘲讽还是建议,“简化设计,把多时间留给制衣,至少能保证你不被淘汰。”

    “可是……”常晴略有些迟疑,riginal fashin eek之所以叫riginal fashin eek,重点不就是riginal吗?

    裴真瞥她一眼:“有什么好可是?要做到‘绝对合身’也不容易。”

    常晴微怔。

    对啊,可以从“绝对合身”下手。

    既然普通合身无法博取目光,那么就做到绝对合身,与模特身材曲线完完全全契合,这样即使是缺乏创意元素,也能让人眼前一亮。

    她心下一松,正准备用手机上网搜索伊文捷琳三围尺码,忽然发现她还没有开机。

    ……怪不得等了半天,江程都没有打电话过来,原来是没有开机……害她郁郁寡欢了好久。

    常晴脸颊一热,连忙按下开机键,就看到后台提示有一条未读短信,是江程发过来,只有短短几个字:看到后回电话。

    接收时间是十二点整,也就是中国零时零分。

    他那时候打电话过来干什么?

    常晴心头一凛,立刻回拨过去,那端却提示对方已关机。

    音调平平女声从听筒中不带感情地传出来,竟有一种让人血液骤冷力量。常晴掌心不由浸出细密冷汗,又不信邪地回拨了两遍,随即慢慢冷静了下来。

    江程不会无缘无故地关机玩消失,一定是有什么事耽搁了。

    关机之前,他肯定考虑到了她会给他打电话,所以手机应该还有一条短信没收到。

    她按断电话,心里突突跳着拉下手机后台,果不其然,还有一条十二点四十五分发来短信,叫她等他来。

    ——他赶上了凌晨航班。

    常晴心轻轻地一抽,好似有一根绵软无比羽毛扫过心尖,说不出甜软发涨,又有点轻微地发疼。

    裴真漠然目睹了她一系列乱七八糟情绪变化,冷冷一哼:“神经病。”

    常晴心情放松不少,微笑着反击:“你这是缺爱临床表现。”她不等裴真讽刺回来,轻地一哼,“……何弃疗。”

    裴真:“……”

    常晴不再甩他,拖着自己行李,到赛委会事先安排好套房里去画草图了。

    房间是标准酒店式设计,床与卧室只隔了一道磨砂玻璃,落地窗外灯光繁盛,广告牌五颜六色,暗灰高楼大厦无声撑起墨蓝苍穹。

    常晴心里忽然一动——礼服颜色不一定要全黑,可以用渐变色,由墨蓝肩头缓慢过渡到浓黑裙摆,就像……将夜空披身上一样震撼。

    她推开落地窗,低头画纸上速勾勒出礼服廓形。这种长裙不需要过于繁琐结构,也不需要太过花哨印花,整体要呈现出来效果集中,不会分散观者注意力,但简约设计都会有一个通病——成衣会显得廉价。

    毕竟这是红毯礼服,廉价等于直接挑衅评委眼光。

    常晴轻叹了声气,收起画纸。

    只好从布料成本上下手了。

    第二天一早,格拉准时带他们去布料库挑选面料,二十来个不同国家设计师偌大布料库里匆忙来回跑,生怕别人捷足先登。

    常晴昨晚思来想去许久,终决定用白色绉纱。这种面料质地轻薄,看上去却厚重无比,制成长裙穿身上,给人一种时光深远感觉。

    她莫名地联想起江程沉静而幽深眉眼。

    挑选面料时间同样被严格限制。三十分钟后,格拉将他们带到一间近乎空旷工作室。常晴目光随意一扫,瞥见第一次见到那个印第安女人一直发抖,肩膀颤动,手指近乎抽搐地揉摸布料。

    周围人竟然没有一个关心她。

    常晴迟疑片刻,用英语轻声问:“你怎么了?”

    女人惊吓一样地抬起头,两行眼泪哗地流下,抱起布料逃到工作室里面去了。

    红头发常晴身边吹了声口哨:“嘿,你别管那个土著人,她布料没拿完,模特估计要裸奔了。”

    常晴一顿,没有说话,低头用白布包布模特上钉出礼服大致廓形,心头涌上一股奇怪感觉。

    ……就像是,忘记了什么重要事一样。

    红头发满头问号:“怎么不说话?”

    常晴略有些心不焉,却仍旧温和地说:“你一个黄种人面前说另一个黄种人……话,我实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红头发:“……”

    红头发尴尬地跑走做白批去了。

    整间工作室又陷入了沉寂,除了角落偶尔会传来轻微饮泣声。

    因为礼服样式简约,常晴没过多久就钉出了大概廓形,然后开始润色细节。直到整件礼服拼接完毕,时间才过了一半而已。常晴缝合好毛边,正准备去拿染料,站她对面关晓然惊呼一声:“啊!你做得这么?”

    顿了一顿,她结结巴巴地说:“太……太简单了吧……”

    这几句话她说是中文,但还是引起了不少人抬头往这边望来,随即常晴听到了几声嘲讽,内容大概是“廉价夏威夷沙滩裙”、“东方人品味果然差劲”、“还不如我七岁女儿画蜡笔画”。

    关晓然也听见了,面色一变,讷讷地:“……对不起。”

    常晴十分好声气:“没事,他们攻击力比裴真差远了。”

    关晓然还是有点不安,常晴已经去拿染剂了。

    染布过程并不麻烦,只是怕破坏布料原本褶皱,不能用吹风机硬吹,得等布料自然干。谁知这个时候,格拉忽然推开门,笑吟吟地问:“嘿,设计师们进度如何?等一下模特会来试穿,这是你们唯一改动机会,请做好准备。”

    糟!

    怪说不得像是忘记了什么重要事……

    她居然忘了有模特试衣这个环节!

    而且……礼服全是按伊文捷琳三围尺码裁剪。

    常晴心里懊恼地一沉,猛然抬眼看向格拉,后者说完就优雅无匹地离开了,留下死一般寂静工作室。

    半分钟后,不知道是谁发出第一声嗤笑,慢慢地大多数人都笑了起来,不时用讥嘲眼光扫视常晴,以及晾一边湿漉漉长裙。

    从缝纫室回来黑人男对她呲出一口白牙:“用那该死吹风机吧!可怜未成年女孩,我表示非常同情你遭遇。”

    常晴眼前有短暂空白,心脏猝不及防地猛跳了一下,随后奇迹般地平缓下来。如果不是额角与手心仍有不断渗出冷汗,她几乎要以为刚才无措只是一个错觉而已。

    ——不能用吹风机。

    她慢慢揉搓着冰冷到麻木指尖,闭上眼睛,思维重运转起来——用吹风机就彻底完蛋了,整件衣服廓形都得重修过……看来只有等明天模特正式上妆那两个小时来修改了。

    但那么紧迫时间内,她还能做到裴真说“绝对合身”吗?如果不能做到,这件礼服是不是就等于失去了它存价值?

    来不及往深处想,工作室外突然传来三下轻轻敲门声。

    常晴手指不禁一颤。

    ——模特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咩,感谢支持正版。

    下一章重逢,留评调戏作者自动转入~~~@@##$l~*_*~l$##@@/P>/DIV>

    TR>